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易妍君 广州报道

  7月11日,转融券业务暂停实施首日,A股市场全线高开。截至午盘,沪指涨0.77%,深成指涨1.76%,创业板指涨1.98%,北证50指数涨2.07%。

  此前一天,证监会依法批准中证金融公司的申请,自2024年7月11日暂停转融券,存量转融券合约9月30日之前了结。

  同时,证监会批准证券交易所将融券保证金比例由不得低于80%上调至100%,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参与融券的保证金比例由不得低于100%上调至120%,自2024年7月22日起实施。

  在业内人士看来,暂停转融券、提升融券门槛,有望带动中小投资者信心企稳回升。

  随着针对融券、转融券业务的监管措施不断加码,券商也在行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多家券商陆续调整了融券业务规则,同时也在加强两融业务客户的适当性管理。

  近日,东兴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于2024年7月15日启用融券变相T+0交易限制功能。此外,今年1月,广发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山西证券已分别发布公告:禁止投资者通过融资买入的证券用于偿还融券负债。

  对于暂停转融券业务以及融券保证金新规的影响,有券商人士指出,由于其所在券商的量化客户不多,对业务影响有限。“就全行业而言,融券业务体量更大的券商利润受影响也更明显。”

  监管持续升级

  按照监管最新要求,自7月11日起,中证金融公司暂停转融券业务,存量转融券合约需要在9月30日前了结。同时,自2024年7月22日起,交易所融券保证金比例下限由80%上调至100%,私募参与融券的保证金比例下限由100%上调至120%。

  这一系列动作被看作是监管呼应市场诉求的表现。

  东吴证券非银金融团队指出,2024年5月下旬以来市场行情呈现弱势,市场交投情绪持续低迷,2024年6月A股成交额同比下滑25%至7227亿元。在此背景下,暂停转融券、提升融券门槛,有利于抑制做空机制在恐慌情绪蔓延过程中对于市场正常运行的干扰,亦有利于切实维护中小投资者权益,并有望带动投资者信心企稳回升。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全市场融券及转融券业务规模已持续压降,对于市场的影响明显减弱。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全市场融券余额318.38亿元,较2023年末减少56%,融资余额占两融余额比重仅为2.17%,较2023年末减少2.16个百分点;全市场转融券余额296.04亿元,较2023年末减少73%。2024年6月全市场日均融券卖出额16.26亿元,占当月A股日均成交额比重仅为0.22%,较2023年全年减少0.38个百分点。

  对比2023年末,今年内已有300多家公司的转融券被清空。

  截至7月9日,转融券余额超过1亿元的股票仅有30只,其中,转融券余额位居前十的股票分别为片仔癀、联影医疗、南京银行、海光信息、万泰生物、赛力斯、北汽蓝谷、隆基绿能、爱美客、新易盛,对应的转融券余额分别为3.78亿元、2.89亿元、2.83亿元、2.57亿元、2.52亿元、2.41亿元、2.23亿元、2.09亿元、1.99亿元、1.94亿元。

  东吴证券非银金融团队预计,暂停转融券以及调整融券保证金比例对于市场交易规模所造成的直接影响有限。且此次调整对存量业务分别明确了依法展期和新老划断安排,有助于防范业务风险,维护市场稳健有序运行。

  转融通制度在2013年建立,一方面为融资融券业务提供必要的资金和证券来源;另一方面也为监管部门掌握业务开展情况,加强日常监管,及时采取逆周期调节措施提供了手段。

  但自2023年8月以来,对于融券、转融券做空机制引发市场下跌的质疑此起彼伏,监管随即启采取了一系列加强融券和转融券业务监管的举措。

  去年10月中旬,沪深北交易所发布融券交易、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新规。

  今年1月,证监会继续推出两项规定以加强对限售股出借的监管,一是自1月29日起全面暂停限售股出借(实施),二是自3月18日起将转融券市场化约定申报由实时可用调整为次日可用;今年2月6日,证监会又对融券业务提出三方面进一步加强监管的措施,重点包括:暂停新增转融券规模,严禁证券公司向利用融券实施日内回转交易(变相T+0交易)的投资者提供融券等。

  券商调整业务规则

  新规之下,部分券商适时调整了融券业务规则。

  7月8日,东兴证券公告称,拟于2024年7月15日启用融券变相T+0交易限制功能,具体限制如下:

  一、客户在同一交易日内,进行两融标的融券卖出操作后,无法就同一标的进行担保品买入或融资买入操作。

  二、客户在同一交易日内,进行担保品买入或融资买入两融标的证券后,无法就同一标的进行融券卖出操作。

  事实上,今年2月底,中信证券也曾提示投资者知悉并遵守监管有关“证券公司应加强对客户交易行为的管理,严禁向利用融券实施日内回转交易(变相T+0交易)的投资者提供融券”的规定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限制利用融券实现变相T+0交易,为了落实监管要求,此前还有券商明文禁止“两融绕标套现”。

  今年1月中下旬,广发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山西证券先后发布公告称,为防范两融业务风险,禁止融资买入证券用于偿还融券负债。

  其中,山西证券表明,仅允许使用信用账户内该证券总持仓数量超出融资买入持仓数量的部分偿还相应融券负债。

  此外,记者注意到,近期,部分券商还进一步加强了融资融券业务适当性管理。

  例如,6月18日,山西证券公告称,自2024年7月1日起,公司对风险承受能力测评结果与融资融券业务风险等级不匹配客户的合约展期进行限制。具体措施包括三个方面,涉及保守型及稳健型客户、平衡型客户的展期规定。

  另一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中小券商目前还未修改融券业务规则,主要是因为公司自身没有太多券源,个别公司甚至表示基本没有券源。

  两融业务收入连年下滑

  对于券商而言,在业务规则、市场及监管环境不断变化的背景下,两融业务收入已呈现连年下滑态势。

  从上市券商利息收入的变化看,中原证券研究团队分析,2024年一季度43家上市券商共实现合并口径利息净收入70.63亿元,同比减少35.65%,连续第三年出现下滑且降幅进一步扩大。

  该团队认为,造成上市券商利息收入连续下滑且降幅扩大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两融规模与两融利率同步走低、质押规模下降导致信用业务利息收入减少;二是在金融行业股权再融资实质暂停后,上市券商普遍通过债权融资渠道补充资本金以满足业务需求,债务规模持续增长导致上市券商利息支出持续增加;三是2023年以来固收二级市场持续处于鲜明的牛市格局中,部分上市券商通过加大业务杠杆捕捉阶段性交易机会造成利息支出持续增加。

  两融业务规模具体有何变化?中原证券研究团队分析,2024年上半年权益二级市场一度出现明显波动,两融余额也同步出现波动。根据Wind的统计,截至2024年6月底全市场两融余额为14809亿元,较2023年底减少10.30%,同比减少6.77%,再度降至2022年以来的低位水平。2024年上半年两融日均余额为15359亿元,较2023年两融日均余额减少4.35%,行业两融业务再度进入收缩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融券业务存在地区差异,同一家券商处于不同地区的营业部所感受到的影响并不相同。

  “我们营业部的融券业务规模本来就比较小,新规对这块业务收入的影响也不会很大。”一位券商营业部人士向记者指出。

  对于暂停转融券业务的影响,该人士指出,其所在营业部没有转融券业务,其所在券商的广东分公司也没有太多存量转融券业务。“因为我们的量化客户不多,但对上海营业部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该营业部人士谈道,就全行业而言,融券业务体量更大的券商,受到的影响也更明显。

  中信证券金融产业首席分析师田良曾分析指出,证券公司融券业务高度头部集中,十大券商融券业务市场份额在90%左右。2022年,十大券商融券业务规模为959亿元,利息收入在57亿元左右。从数据来看,头部券商受到的冲击显然更大。